下拉阅读上一章

江凌X傅文琛

  最快更新撩到你心动 !

  江凌X傅文琛

   从江凌的这个角度看去, 能看到他流畅好看的下颌弧线,光线勾出深邃的脸廓, 鼻梁挺拔, 眼神清幽如深潭。

   江凌感觉脸颊被他指尖划过的地方有些烫,下意识偏头躲开。

   帮他重新整理好伤口,她直起身, 若无其事地把餐桌简单收拾一下, 看看时间:“我要去上班了,今天要见几个客户, 得早点过去准备一下。”

   她回头觑一眼傅文琛, “你确定今天能陪童童, 不去律所?”

   傅文琛郑重点头:“我真的可以, 你放心吧。”

   江凌没再说什么, 去门口换了鞋子, 重新穿上外套,拎着包包出了门。

   傅文琛目送她进了电梯,才重新把门关上。

   回到客厅, 他看到客厅靠墙的置物架上放着几个照片摆台, 他走过去。

   照片上是江凌和童童母子两人的合照, 笑容很甜。

   旁边还有个照片墙, 是童童从小时候到现在的的生活照。

   以前江凌就说过, 如果他们有了孩子,一定要多给他拍些照片, 记录一下孩子的成长。

   江凌这些年开了摄影工作室, 转做运营, 拍摄的工作应该已经很少接了,但她的摄影技术还是跟以前一样, 处处透着灵气。

   傅文琛看着那些照片,脑海中一帧帧闪过童童这些年来的成长碎片。

   想到自己没有参与其中,他心底涌起一份内疚。

   儿童房里传来童童的声音:“妈妈,我醒了!妈妈!”

   傅文琛忙收起脸上的凝重表情,大步往房间走。

   推门进去,童童揉着惺忪的睡眼在床上坐着,听见动静侧目朝这边看过来。

   与傅文琛目光对上时,他怔愣了片刻,眼神一错不错地落在傅文琛脸上,随后看一下他缠着绷带的那只手。

   傅文琛含笑走过去:“醒了?我去给你拿衣服。”

   他按照江凌交代的,从衣柜里拿了套衣服出来给他。

   旁边有个椅子,他随手拉开坐在床边:“你妈妈说自己会穿?”

   童童看看衣服,又看看他,好一会儿才奶声稚气地问:“你怎么在这儿,我妈妈呢?”

   傅文琛目光柔和地看着他:“妈妈上班了,爸爸今天陪你好不好?”

   爸爸两个字让童童清澈的眸光亮了些许,试探地看向他:“我妈妈原谅你了吗?”

   傅文琛顿了两秒:“还没有。”

   童童:“那你干嘛说你是我爸爸,没原谅就是叔叔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童童拿起床上的衣服,正要穿时,看傅文琛一直坐在那里盯着自己看,他问:“叔叔,我要穿衣服了,你不转过身去吗?”

   傅文琛嘴角微微扯了下,配合地将头扭向一边:“都是男子汉,你还怕我看?”

   童童:“我爸能看,你是叔叔,不能看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童童穿好衣服下来,傅文琛带他去卫生间洗漱,洗手池有点高,他踩在垫脚凳上,熟练地挤牙膏刷牙。

   江凌把他教的很好,刷牙漱口有条不紊,然后一双小手捧着水洗脸。

   见他洗漱好了,傅文琛拿起挂着的儿童毛巾递给他。

   童童擦擦脸,正要慢慢从垫脚凳上下来,傅文琛重新挂起毛巾后单手将他抱了起来。

   童童脚下一轻,仰脸看着他:“你抱我干嘛?”

   “抱一下又不犯法。”傅文琛直接带他去餐厅,坐在桌子上。

   先前的虾饺有些凉了,见童童伸手要拿,他率先拿起,“等着,我去给你热一下。”

   说完径直去了厨房。

   童童目光追随着他的身影,一直等傅文琛加热好了折回来,他眼神才若无其事移向别处,傲娇地微抬着下巴:“我还没擦香香呢,你就给我抱过来了。”

   傅文琛困惑了两秒:“香香?”

   童童指指脸:“就是润肤膏呀,长莞的空气这么干燥,我的皮肤又娇嫩,当然要擦香香,妈妈每天都给我擦的。”

   傅文琛想起洗手台旁边的架子上,确实有一瓶像儿童润肤霜。

   他把虾饺放他跟前,折回去把润肤霜拿过来,在他脸上点了些。

   童童肉乎乎的小手在脸上摸了摸,手伸过去凑在傅文琛鼻端:“香吗?”

   傅文琛宠溺地笑:“挺香的。”

   童童心满意足地开始吃虾饺。

   傅文琛看快到上班时间了,拿起手机给姜沛打了个电话。

   响了几声,那边接听:“今天请假?”

   他话都没出口呢,已经被姜沛抢了先,傅文琛嗯一声:“在家带孩子。”

   姜沛懒洋洋地笑一声,不可思议的语气:“进展这么快,这就带上孩子了?行吧,一会儿我找老钱开个会,你忙。”

   挂断通话后,傅文琛收起手机,恰好看见对面坐着的童童在看他。

   他腮帮子鼓鼓的,手里还拿着咬了一口的虾饺。

   在傅文琛望向他的一瞬间,他低了头,咀嚼完嘴里的食物咽下去,他才问傅文琛:“你今天真的陪我?”

   傅文琛点头:“想去哪玩?”

   童童内心充满了激动,但随之又有些纠结。

   他以前幻想过好多和爸爸一起去的地方,如今人在了,他一时竟不知去哪好。

   他也不知道,这人能陪他几天,会不会哪天又消失了。

   傅文琛看出了他的想法,忽而提议:“不然咱们今天来定个计划吧,只要是童童想去的地方,爸爸全都陪你去,咱们可以一点一点实现它。”

   “好啊好啊。”童童高兴地鼓掌,旋即反应过来什么,又拉下脸,提醒他,“你是叔叔。”

   傅文琛:“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制定计划?”

   童童抿了抿唇:“……要。”

   ――

   接下来一连几天,傅文琛都在陪童童。

   父子两人去了海洋馆,马戏团,游乐园,以及其他童童想去的各种地方。

   童童开学前的前一天,傅文琛工作上有些事要处理,带着他去了律所。

   傅par第一次带个小孩来律所,同事们都很稀奇,又见童童生的白净帅气,讨人喜欢,不少人拿小礼物来给他。

   童童嘴巴很甜,一口一个哥哥姐姐,不过大家给的礼物一样都不要。

   傅文琛带他去自己办公室,问他为什么不要。

   童童跪坐在他的办公椅上,趴在办公室看电脑旁边的绿植。托着腮软软道:“我之前去妈妈公司的时候,妈妈就不让我收。妈妈说她是老板,如果我收了同事的礼物,她会不好管理。”

   “所以你刚刚在为我着想?”傅文琛倚在办公桌前,侧目看着他,“你以前经常被妈妈带去上班吗?”

   “也没有很经常,只是保姆有事情,而妈妈恰巧抽不开身的时候,才会接我过去。妈妈忙工作,我就在旁边看故事书。”

   傅文琛轻轻揉了把儿子的脑袋,想到这几天江凌总是很晚才回家,问他:“妈妈工作总是很忙吗?”

   童童点头:“很忙,我听到她跟舒姨说,忙起来就没有时间不开心了,日子一天天也就会过的快一些。”

   傅文琛听着童童的话,心上某处一阵阵泛酸。

   这时,钱一铭敲门进来,给童童送了些小零食:“小朋友,饿不饿,我们公司的零嘴都是很好吃的,尝尝?”

   童童看一眼那些东西,舔了下唇,看向傅文琛。

   傅文琛主动接过钱一铭手里的东西,递过去:“吃吧。”

   童童很高兴地接过来:“谢谢叔叔!”

   钱一铭神色稍愣,旋即噗嗤笑出声,他手臂自然搭在傅文琛肩膀,半揶揄地道:“原来你是叔叔呀。”

   傅文琛淡定地把他的爪子拿开:“有什么幸灾乐祸的,你连叫你叔叔的小孩都没有。”

   钱一铭看向童童:“怎么只谢他呢,叔叔给你拿的零食好不好吃?”

   童童:“好吃,谢谢叔叔。”

   钱一铭得意地对傅文琛显摆:“听见没,我也是叔叔。”

   傅文琛:“……”

   钱一铭只是随口开了句玩笑,又继续跟傅文琛聊起案子的事。

   两人忙起来便是一番唇枪舌战,童童津津有味在一旁吃小零食。

   直到钱一铭离开,办公室里又剩下他们两个,童童咬着瓜子望过来:“你什么时候能把妈妈哄好?”

   傅文琛回头,便见童童一脸幽怨的表情:“你好慢。”

   傅文琛;“……最近这几天,时间都用来陪你了,你还嫌弃我?”

   江凌这几天似乎格外忙,回去就很晚了,傅文琛怕她休息不好,没聊两句就让她去睡了,自己也回自己家。

   这么一来,两人根本没多少相处的机会。

   童童把玩着小零食,也有点发愁。

   小孩子的世界很简单,带他玩,陪伴他,给他足够的爱护,他就会不自觉跟你亲近。

   傅文琛带他连着玩了几天下来,他已经忍不住想要为他出谋划策了。

   他希望爸爸妈妈能够和好,然后他们一家人幸福地生活在一起。

   晚上傅文琛送童童回家时,半路上,后座的童童忽然道:“要不你给妈妈送花吧,她肯定会高兴的。”

   路边恰好有花店,童童让他停车。

   车子停在花店门口,傅文琛望着里面的鲜花。

   他和江凌是相亲之后便很快结了婚,婚后两人磨合着慢慢两颗心走到一起。

   说起来,他们俩没有真正谈过恋爱,他从来没有追过她。

   童童刚才的话倒是提醒了他,他也可以像追女孩那样好好追她一次,没准能让她开心些。

江凌X傅文琛

你刚刚阅读到这里

返回
加入书架

返回首页

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